大爆奖平台-中国文化网_新疆兵团人事人才网

大爆奖平台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不必了,首富公子。”严以梵讽刺道,其实挺惊讶的,德尔维亚是座重要的城市,不仅是经济方面,还有军事方面……

嗡嗡嗡, 手机在床头柜的裤兜里震动, 秦雨阳还在等这次的原主人记忆, 所以不是太想接电话。

秦雨阳东张西望,心里有些紧张,等他回过神来,就被粗鲁的狱警大叔推进了419号房间,很好,又是419.

他面无表情地吃着秦雨阳买的面,喝着秦雨阳倒的水,心里面却突然茫然起来。

原配的愤怒秦雨阳理解,可是自己又不是那个渣男,没理由为渣男留下的烂摊子负责任。

出于礼貌,他等景煊走了自己再进去。

“没事儿,他们又不会吃了你。”秦雨阳帮他解开安全带,哄下车去。

其实在森林里他说得有错,用腿走的话确实是走不动的,但是翅膀还能飞起来。

“嗯哼?”秦雨阳挑着眉,等待下文。

毛团一副朝自己飞扑而来的样子真是有点可爱,景煊心头一热,从来不喜欢小动物的心里硬生生多了一丝期待。

苏冉秋用布帘在房子的中间隔了一道,里面是床,外面是饭桌。

“你们是谁?”他终于注意到了跟随雷茜进来的三位不速之客,一个令人心慌的猜测弥漫心头,但是怎么可能。

“就是会。”秦雨顺转身说了句:“跟上。”

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他的完美人设还没崩塌之前,就来了一个真正完美人设的主儿。

然而他猜错了,过了没两天, 沈慕川就来了。

“不是。”苏冉秋移步拐进旁边的巷口,带着秦雨阳在九转十八弯的石板路上走了足足五分钟,最后在一个老旧的社区楼面前停下来,用钥匙打开第一道推拉铁门,再打开第二道木门。

“你最近忙吗?过得怎么样?”沈慕川问。

就像他以前跟苏冉秋一样,小日子过得美滋滋地,甜蜜蜜地。

秦雨阳只能踩油门加速,断了沈慕川的粮。

一时间他沉默了。

严以梵摇摇头:“没关系。”

“行,二万三吧。”黄毛挺厚道地说:“两千算小秋哥的,给他多买点肉补补,你看,他瘦成这样你就不心疼吗?”

“三个人一起啊。”秦雨阳说:“相识一场,总应该面对面把事情说开吧。”

最后还是抬脚走了进去,坐在对方简陋的床上。

“嗯。”叫阿晓的青年认真地点点头,肯定了老肖的疑问。

他也很纳闷,秦雨阳究竟有什么魔力,自己只是跟他滚了两次床单,就留下了这么深刻的印象。

秦雨阳没说什么,在被子底下勾着他的手,十指相扣连起来。

“嗯……”老井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:“川哥,我到警察局了解情况的时候,警察同志透露,小秦先生给出的证据很足,所以才会立即拘留,不能保释……”

“没,”秦雨阳摸摸脸:“我不喜欢异性。”

苏冉秋摇摇头,实际上脸上肿痛,身体很累,心里更是难受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除了猛捶他,也没别的话。

“嗯。”沈慕川说:“别人怎么看我无所谓。”没有说出来的那句,不用说也知道了。

“哈嘁!”一阵柔风从阳台吹进来,吹得秦雨阳惊醒。

“老色.狼。”秦雨阳最看不上这种人,他平时在路上见到了,也会帮妹子们驱赶骚扰者。不过帮男人驱赶,倒是第一次。

“你这裤子穿得。”秦雨阳看见苏冉秋的脚踝露了出来,他二话不说给人把裤脚拉下去一点。

再过一周就是学校开学的日子,严以梵为了转系的事情提早过来。

可是看到苏冉秋的脸色不妙,他选择闭嘴,找个借口溜了溜了:“那什么,我去洗澡。”

他脱口而出地说:“要不我不去了。”

他不知道进来的会有多少人,都是些什么人,更不知道那些人会对自己怎么样,可是他不后悔,就算被打死也要拖着秦雨阳下水。

“有缘再说吧。”秦雨阳头也不回地挥挥手。

“在那儿呢,少爷。”拉古指出秦雨阳的位置。

“你觉得我会介意吗?”秦雨阳吊儿郎当地朝他飞媚眼,然后抓住手机订机票,顺便买了一大堆实用的礼品。

但是, 对方锲而不舍, 连续打了两个。

但是监狱不是让他休息的地方。

否则一定会被监狱拉入黑名单,以后禁止他探监。

“……”沉默了片刻,沈慕川才回他:“送到我家。”

在他检讨自己的时候,一条私信飞了进来,赫然是东城小旋风:“介绍当然有,就看你车技怎么样。要是想着碰运气,就赶紧洗洗睡吧,别浪费老子时间。”

“嗯?”为什么?秦雨阳一脸不解,他跑这趟车的目的,就是想拿到二百万交给苏冉秋,然后自己就可以离开了。

三楼#东城小旋风:楼主有点狂。

“景煊。”他提着对方后颈的肉,把人从自己脸上弄开, 直勾勾说:“你还要不要睡觉了?”

秦雨阳心想:“……”咱能不这样埋汰吗?

“吃不下。”苏冉秋老实地说,食物很好吃,可是他想念和秦雨阳一起吃炒面的味道。

“是女朋友?”苏妈妈松了一口气,可是娶儿媳又是一笔钱,如果苏冉秋想问家里要彩礼,她可没有。

“唔, 就是这样。”那就随便应付过去吧。

“雷茜!”秦雨阳的声音传来。

苏冉秋故作冷淡,抓紧手里的背包带子:“你别耍我了,快去参加饭局吧,我回家煮个泡面吃。”

“没呢,跟江同学瞎唠嗑。”秦雨阳随意地说。

隔壁黄毛,瞅他的眼神让人瘆得慌。

“是的。”苏冉秋呐呐说了一个地名,不是什么繁荣昌盛的地方。

责编: